当前位置:主页 > 深主板 > > 正文

当代东方花四千万买当代陆玖剩余股权

发布时间:2019-09-22 来源: 股新网 stocknn.com 浏览次数:

  在影视行业市场低迷的大背景下,9月20日,当代东方继续推进去年3月公布的收购计划,并将收购对价下调了1.25亿元。
  2019年半年报显示,当代东方货币资金余额仅为5500万元。外界较为关注的是,去年已计提商誉减值15.19亿元的当代东方,为何仍在推进外延式并购?
  与此同时,记者注意到,交易对方星光企业的控股股东为郭秉刚。公开资料显示,郭秉刚于2017年当代东方引入合伙人制度时加入,自2017年1月至2018年10月担任当代东方副总经理。
  郭秉刚的身份是否会成为交易的敏感点,双方推动此次交易背后有什么计划?9月20日下午,记者多次致电当代东方董秘办,电话均无人接听。
  降价1.25亿元推进当代陆玖49%股权收购
  溢价近8500万

  2018年3月,当代东方全资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盟将威”)与井冈山市星光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以下简称“星光企业”)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收购星光企业持有的霍尔果斯当代陆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当代陆玖”)49%股权,股权转让价款为2.45亿元。
  今年9月20日的公告中,当代东方表示,鉴于《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文化传媒行业环境以及宏观经济与金融环境均发生了较大变化,为了缓解盟将威的现金支付压力、降低交易风险并维护公司以及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双方协商调整交易方案。
  调整后的交易方案显示,盟将威收购星光企业持有的当代陆玖49%的股权,作价1.2亿元,较前一次的定价降低了1.25亿元。此次交易仍采用以2018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的资产评估报告。根据中天衡平出具的《评估报告》,以2018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采用收益法评估当代陆玖全部股东权益价值为24870.51万元,较账面归属于母公司的所有者权益4218.18万元增值20652.34万元,增值率489.60%。
  但经审计的当代陆玖财务数据中,2019年上半年当代陆玖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表现不佳。报告期内,当代陆玖实现营业收入仅为9.43万元,净利润为-839.30万元。报告期末,当代陆玖的净资产为3506.18万元,以1.2亿元的交易对价计算,增值部分为8493.82万元。
  高级会计师田刚对记者表示,在影视行业持续低迷,业绩出现亏损的情况下,调整后的交易方案仍采用以2018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的资产评估报告有不合理之处,但还不是法定需要重新评估的情况。
  中报显示当代东方货币资金仅5500万元
  商誉高悬仍推进收购

  1.2亿元的交易对价对于当代东方来讲并不是一笔小钱。公告显示,当代东方已经向星光企业支付股权转让款8000万元,剩余股权转让款4000万元尚未支付。
  4000万元已占据当代东方货币资金的七成以上。2019年半年报显示,当代东方的货币资金余额为5494.48万元,因诉讼冻结的货币资金账面余额为904.39万元,可随时用于支付的银行存款为4540.33万元,流动资产合计17.04亿元。
  当代东方的持续盈利能力也暗藏危机。2019年上半年,当代东方实现营业收入2.26亿元,同比下降57.1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262.23万元,同比减少164.12%,扣非后的归属净利润为-5294.47万元,同比减少169.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同比下降9.51%,为5.01亿元。
  如今,商誉仍是当代东方的悬顶之剑。截至2019年6月30日,因外延式并购产生的商誉余额为10.42亿元,报告期内未计提商誉减值。其中,2014年5月,当代东方斥资11亿元,溢价12倍收购盟将威100%股权,成为当代东方转型文化传媒行业的重要拐点。截至2019年6月30日,盟将威仍存在着8.76亿元的商誉。2018年,当代东方实现净利润-16.01亿元,计提了商誉减值15.19亿元,这也是当代东方面临的问题。
  深交所在对当代东方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中表示,当代东方扣除商誉减值之后依然亏损,且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49亿元,基本银行账户及多个一般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已逾期的短期借款余额2亿元、已逾期的长期借款余额9921万元,逾期借款余额合计占当代东方净资产的54%,要求当代东方说明公司持续经营能力是否已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交易对方为当代东方关联法人
  曾担任当代东方副总经理

  那么,收购当代陆玖49%的股权能否“拯救”今年上半年仍陷入亏损的当代东方?
  当代陆玖也做出了业绩承诺,2018年度承诺净利润不低于1670万元,2019年度承诺净利润不低于2200元,2020年度承诺净利润不低于2900万元,三年累计承诺净利润不低于6770万元。
  盟将威已拥有当代陆玖51%的股权,在当代陆玖完成业绩承诺的前提下,当代陆玖仅多为当代东方贡献3317.3万元净利润。而为了实现完全控股,当代东方在财务“拮据”的情况下要支出1.2亿元真金白银。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交易对方星光企业恰好为当代东方的关联法人,交易对手郭秉刚持有星光企业100%股权。郭秉刚于2017年1月至2018年10月担任当代东方副总经理一职。郭秉刚历任长春电视台总编室主任,长春电视台整合营销中心主任,长视传媒总经理,浙江华策影视北京分公司副总经理。
  据媒体报道,2017年当代东方开启合伙人计划,正是这一年,郭秉刚加盟当代东方。此次交易背后,双方有什么样的利益考量?记者于9月20日下午多次致电当代东方董秘办,电话均未接通。
  就支付4000万元股权对价款是否对上市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造成冲击,当代陆玖的估值不重新评估是否妥当,当代陆玖的业绩是否存在季节性以及此次交易背后的利益考量,记者向当代东方方面发采访函求证。当代东方公司方面仅表示,谢谢关心关注。

  新京报    作者:张妍頔  李云琦

  股新网登载此文,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如相关内容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 758086077(QQ)联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