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深主板 > > 正文

五问ST银亿熊续强:百亿级资金到底去了哪里?

发布时间:2019-09-17 来源: stocknn 浏览次数:

  9月15日晚间,ST银亿对外披露,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实控人兼董事长熊续强等人一同被立案调查。
  从去年12月爆发债务危机,到今年4月业绩爆雷,6月申请破产重整,银亿系的崩盘故事从“起点”到“发展”再到“高潮”,似乎终于到了快要结束的时候。
  最近,公司在申请重整迟迟未获受理的情况下,推进两大自救计划:*ST河化并购重组;将所持康强电子股份划转至ST银亿,用于部分偿还控股股东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
  但是,并购标的南松医药问题重重,持有的*ST河化和康强电子股份均被冻结,自救计划备受质疑。
  我们复盘银亿系危机的全过程后发现,事到如今,围绕ST银亿、康强电子、*ST河化,以及背后的银亿控股、银亿集团,仍然有诸多疑点,等待熊续强和银亿系来解答。
  到底欠了多少钱?筹集的资金都流向了哪里?到底还有哪些值钱的资产?是否资不抵债?并购标的突然业绩暴雷的根源何在?……
  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楼塌了,“宁波首富”熊续强能否安然度过危机?


  业绩为何暴雷?
  2019年4月25日晚间,离ST银亿(000981.SZ)披露2018年报还剩4天时间,公司突然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修正前盈利2-4亿元,修正后,亏损5.7-6.3亿元,一时舆论哗然。
  投资者骂声一片,媒体纷纷质疑:怎么不早说……
  公司解释称,旗下100多家境内外子公司,审计较慢,且公司两次重大资产重组都需要进行商誉减值测试,耗费了时间。
  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89.70亿元,同比下降29.39%,因计提商誉减值10.27亿元,公司净利润-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扣非净利润更是下滑361.39%至-15.16亿元。
  4月26日开始,ST银亿连续9个交易日跌停,市值蒸发近百亿。
  市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ST银亿借壳兰光科技上市后,作为宁波区域地产公司,并无太大想象空间。2017年,公司并购“世界顶级”汽配厂商比利时邦奇和美国ARC,形成双主业模式。当年,公司业绩翻倍增长,股价坐上火箭,银亿系掌舵人熊续强一跃而成为宁波首富。
  并购仅1年就业绩暴雷,计提商誉超10亿,说明注入到ST银亿的,不是现金奶牛,而是亏损毒药。
  2018年,比利时邦奇当期业绩预测为9.17亿元,实际为-7.92亿元;美国ARC当期业绩预测为2.62亿元,实际为692.46万元。
  12亿净利润化为乌有,倒亏近8亿,只是因为汽车市场不行?恐怕没这么简单。
  并购海外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后业绩暴雷的例子并不鲜见,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暴风集团事件,起因之一就是跨境并购的MPS,仅仅2年就破产清算,52亿元真金白银打了水漂。
  暴风集团(300431.SZ)的事情大家已经很清楚了――标的公司并没有那么大的价值,甚至接近“空壳”,只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里应外合”包装得好而已。
  注入到ST银亿的两大标的中,美国ARC确实是全球第二大独立生产气体发生器生产商,但对价更高、业绩承诺更高、亏损更严重的比利时邦奇,含金量值得怀疑。
  首先,比利时邦奇的大部分生产基地在中国,只是研发中心在海外,客户也以中国自主品牌车企为主,看起来像是一家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做的企业。
  其次,比利时邦奇所在的自动变速器行业,绝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被大众、通用、福特、本田等汽车厂商占据,公司市场份额较小。
  另外,公司的主要客户中,北汽、吉利都在自主研发自动变速器,江淮汽车(600418.SH)的双离合变速器已经量产。这就意味着,想要维持目前的市场份额,也很难。
  2019年上半年,邦奇系的两家公司,比利时邦奇和南京邦奇,营业收入分别为6.31亿元和13.9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4423.87万元和-1.25亿元。钱都去了哪里?
  事实上,ST银亿业绩变脸,只是这场崩盘大戏的“发展”阶段。真正的“起点”,从2018年底就开始酝酿。
  2018年12月7日,中诚信将ST银亿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BBB,将公司4支债券的债项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BBB,12月24日则继续下调至C。
  信用评级C是什么意思呢?公司无信用。C再往下只有D这一个等级,意为企业濒临破产。
  大多数投资者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雷爆了。
  本应于12月24日到期的公司债券15银亿01(债券代码112308),未能按时足额兑付,引发债务危机。
  谁能相信,2018年3季度末总资产超过400亿元、净资产162.25亿元,货币资金余额虽大幅下跌但仍然超过10亿元的ST银亿,居然还不了3个亿。
  为什么?因为公司的钱都被大股东抽走了。
  后来披露的2018年报显示,截至当年年底,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达31.93亿元。
  大股东为了套走上市公司的资金,吃相也是挺难看。
  ST银亿全资子公司宁波银亿房产向关联方卓越圣龙购买工业用地及厂房,该资产账面价值1.03亿元,协议转让价格17.6亿元;宁波银亿房产向控股股东的附属企业购买两处土地房产资产,账面价值分别为1545.9万元、1.07亿元,协议转让价格分别为6亿元和3.5亿元。
  截至2019年2季度末,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仍然高达19.36亿元。
  除此之外,熊续强家族所持的上市公司股份几乎全额质押。
  此前,熊续强旗下的圣洲投资、银亿控股、银亿投资分别持有ST银亿9.23亿股、7.79亿股、4.81亿股股份,其子熊基凯持有7.12亿股,分别质押了9.00亿股、7.16亿股、4.80亿股、7.12亿股。
  另外,作为康强电子(002119.SZ)和*ST河化的第一大股东,银亿股份所持股份全部质押。
  粗略估算,熊续强家族筹集了百亿级资金。这些钱都去了哪里?
  首先,为了抢救濒临退市的*ST河化(000953.SZ),银亿集团直接赠予8000万元,银亿控股给予10亿元的借款额度。截至2019年6月底,*ST河化对银亿控股的借款余额为5.95亿元。
  另外,熊续强家族已经收购了全球知名磁簧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制造商日本艾礼富,原计划也是注入到ST银亿。
  实际上,熊续强操作的,就是一个“收购资产-注入上市公司-身家暴增-股权质押融资-收购资产”的循环杠杆游戏。
  因流动性危机,ST银亿发行股份收购日本艾礼富的资产重组已被叫停,游戏可能玩不下去了。
  另外的数十上百亿资金,去了哪里?到底有哪些资产?
  熊续强的银亿系,最核心的资产就是3家上市公司,ST银亿、康强电子、*ST河化。
  1994年,时年38岁的熊续强弃政从商,进入房地产行业,短短几年时间,银亿房地产名列宁波前三。2011年,ST银亿借壳兰光科技上市。截至目前,公司在全国开发了60多个住宅、写字楼和商业项目。
  2017年,公司将比利时邦奇和美国ARC收入麾下,在房地产之外,发展了第二主业――汽配。
  2017年股价巅峰之时,ST银亿市值超过400亿元。熊续强家族合计持有ST银亿的股份超过70%,仅这部分股票的价值就接近300亿元。
  不过,债务危机爆发、业绩暴雷之后,公司股价一路下跌,如今市值仅60亿元。
  2014年,银亿控股受让郑康定等46人持有的宁波普利赛思100%股权,宁波普利赛思原名宁波沪东无线电厂,是康强电子的第一大股东,银亿控股成为康强电子的第一大股东。
  但是,控制康强电子并没有那么容易。
  彼时,宁波牛散任奇峰、钱旭利等早已潜伏;2014年三季度,徐翔旗下泽熙举牌康强电子。一场宁波人之间的“内战”,让康强电子形成多个小股东与第一大股东势均力敌的状态。
  2015年3月31日,康强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该状态一直持续至今。
  9月16日收盘,康强电子市值65.56亿元,熊续强家族持有股票的市值达13亿元。
  2016年7月,银亿系再下一城,银亿控股以8.4亿元受让央企*ST河化29.59%的股权,熊续强成为*ST河化的实际控制人。
  *ST河化原主业为尿素,彼时已沦落成壳,多年时间其代码在“河池化工-ST河化-*ST河化”之间轮换。
  截至到目前,*ST河化市值11.44亿元――银亿控股持有股权的账面价值,甚至远低于给上市公司的关联借款。
  3家上市公司之外,银亿系目前所知最值钱的资产,应该是收购而来的日本艾礼富。
  2016年,日本艾礼富实际控制人堀之内英,将其控制的包括日本艾礼富在内的全球磁簧传感器和光控传感器业务转让给宁波艾礼富。宁波艾礼富账面净资产15.26亿元。
  不过,宁波艾礼富的大部分股权由招商银行(600036.SH)旗下的招银国际持有,银亿系所持份额不到3成。
  除此之外,斑马消费通过企查查查询发现熊续强家族控制的企业多如牛毛。目前,银亿控股及其母公司银亿集团已经申请重整。也许要等到司法介入,外界才能清晰得知银亿系详细的资产状况。
  公司自身造血能力如何?
  银亿系旗下最优质的资产,莫过于康强电子。
  公司是中国半导体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企业之一,主要产品引线框架和键合丝国内市场规模处于领先地位,产品覆盖国内著名的半导体后封装企业。据国际半导体设备材料产业协会统计,康强电子2017年引线框架产销规模居全球第7位。
  熊续强家族拿下康强电子第一大股东后,迟迟未能形成绝对的控制,股权争夺持续到2019年上半年。
  也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原本稳健的康强电子业绩,在2019年上半年出现下滑:营业收入6.52亿元,同比下降12.28%,扣非净利润2646.02万元,同比下降28.64%。
  ST银亿旗下原来的地产业务,仍不可小觑。
  作为宁波本土排名前三的开发商,银亿房地产2019年上半年在开发和竣工项目共9个,开发建设总面积116.02万平方米,其中在建面积113.80万平方米、竣工面积2.22万平方米。
  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土地储备项目9个,占地面积206.99万平方米。
  2019年上半年,ST银亿房产销售板块营业收入9.96亿元,同比下降36.07%,毛利率25.03%,较去年同期下降14.05个百分点。同期,公司房地产板块的净利润合计超过1亿元。
  而且,当银亿系危机潜伏之时,公司一直在通过出售旗下土地输血,2014年-2018年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分别为2.67亿元、5.39亿元、5.05亿元、9.68亿元,2019年上半年卖了两个项目,价值超过10亿元。
  不过,当汽配板块的窟窿越来越大,再怎么卖房子、卖地,也补不上。
  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38.61亿元,同比下降23.20,净利润-2.19亿元,同比下降132.12%。
  公司预计2019年前三季度将亏损6.4亿元-9.6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175.01%-212.51%。
  目前公司商誉余额60亿元,大概率会再度计提商誉减值。全年亏损+商誉减值,2019年的业绩雷,已经在路上。
  *ST河化,主营业务为尿素、液体二氧化碳、液氨、甲醇等,旗下品牌“群山”在西南地区小有名气。不过,现在基本上只剩下一个不太干净的壳资源。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公司净资产-2.81亿元。公司不仅主营业务毛利率为负,业务盈利能力基本为零,还因为生产线长期停产,产生较大的停车损失,推高负债率,产生一定的利息费用。
  2019年上半年,*ST河化营业收入8739.24万元,同比下降44.80%,净利润-3248.49万元,同比增长54.09%。积极自救还是拖延时间?
  2019年6月14日,银亿系核心银亿控股及其母公司银亿集团向宁波中院申请破产重整。不过,截至目前,仍未受理。
  与此同时,银亿系多管齐下,开展自救:一方面,推进*ST河化并购重组,另一方面,将所持的康强电子股权划转给ST银亿,抵消一部分资金占用。
  *ST河化的并购重组筹划多年,公司拟收购重庆南松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控股权,并对现有业务的资产及负债进行置出。
  南松医药是一家从事医药中间体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主要产品为抗疟类、孕激素类、营养剂类产品的药物中间体。
  2016年-2018年,南松医药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999.26万元、1930.00万元、1598.42万元。
  南松医药100%股权的交易作价2.85亿元,标的资产(南松医药93.41%股份)交易价格确定为2.66亿元。
  目前,横亘在*ST河化和南松医药之间的障碍主要有以下几点:
  业绩承诺。南松医药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的业绩承诺为2300万元、2600万元、2900万元。标的公司业绩波动较大,应收账款周转率、存货周转率都出现大幅下降,产能利用率大幅下降、部分生产线产能利用率降至20%-30%,公司能否维持业绩稳定增长、顺利完成业绩承诺?
  控股权不稳定+关联债务。目前,控股股东银亿控股持有的*ST河化8700万股全部被冻结,这部分股权的后续处置是否会影响到上市公司控制权?上市公司对控股股东近6亿元的关联借款如何处置?
  哪来的钱收购?收购南松医药93.41%股权,对价2.66亿元,其中1.62亿元以股份支付,另外1.04亿元以现金支付。截至2019年6月底,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仅189.47万元,资不抵债的情况下,哪里去筹钱?难道还是等着控股股东输血?
  这一并购重组筹划多年,留给*ST河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今年不能完成并购重组,公司恐难逃退市命运。
  将康强电子股权划转至ST银亿抵债,也同样是不靠谱的交易。
  银亿控股持有的康强电子7400万股股票已经全部被冻结,这种争议资产的划转有什么实质意义?这部分股权价值13亿元,相对于20亿元的资金占用,仍然不够,大股东资金占用影响上市公司的问题,最终到底怎么解决?ST银亿需要的是流动性,你把股票转过来,远水如何解近渴?
  而且,这种“强行”划转,最终会把银亿系的火彻底烧到相对安全的康强电子。
  康强电子其他股东已经在用脚投票,任奇峰家族、项丽君等股东正加速减持,逃离“沉船”。
  所以,熊续强家族祭出的两大自救措施,本质上都是在安抚市场,并无太大实质上的意义。

  来源:斑马消费

  股新网登载此文,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如相关内容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及时与 758086077(QQ)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