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科创板 > > 正文

科创板满月:涨幅中位数为160% 注册制初显成效

发布时间:2019-08-25 来源: stocknn 浏览次数:

  作为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举措,科创板没有问世之前就备受关注。自7月22日首批25家科创板上市公司正式开盘交易,科创板一直保持超高的市场人气和资本热度,参与度非常广泛。
  8月22日科创板开市已满月。据上交所披露,截至8月21日,科创板累计受理企业152家。经历了充分博弈、震荡上涨、回归理性的过程,至今28家已上市科创板公司股价全部上涨,较发行价平均涨幅为171%,涨幅中位数为160%。
  市盈率高于其他板块
  目前,科创板上市企业的发行市盈率,远高于现在二级市场行业平均市盈率。截至8月16日,科创板28家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98.24倍,市价总值6832亿元。上交所主板上市公司1487家,平均市盈率13.19倍,总市值约31万亿元;创业板上市公司769家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为40.51倍。
  开源证券投资银行北京九部总经理夏华旺认为,科创板上市公司市盈率高对企业来说是一个赢家,因为发行市盈率偏高,企业募集资金是相对来说是便宜了。他认为,新上市的这20多家算是科创板的一个稀缺资源,随着科创板上市的企业越来越多,投资者、市场博弈也越来越理性,其发行市盈率会慢慢接近上市公司的行业平均市盈率。
  前海开源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也认为,科创板股票表现突出和第一个月只有28家公司上市,股票供给较少有关。投资者开户数超过了300万户,处于股票少资金多的状况,可能是股票交易活跃、股价涨幅较多的一个原因。
  而在夏华旺看来,投资者热情高涨,这种过热情绪也反映出其对科创板板块的一个美好期望。但另一方面机构投资者敢于这么定价,它后面也是要承担这个二级市场的风险。这是由于对在科创板保荐的企业,券商既是一个保荐机构的同时还是一个投资机构,需要进行战略配售。
  某券商人士也在近日的科创板观察沙龙上坦言,作为持股的保荐机构,他感觉压力非常大。“现在市场对科创板是追捧的,但从已经在战略配售进来的券商,包括未来36个月才能减持的这些董监高来说,其实他们还是相对冷静的。因为如果说仅仅是一时的热度,到后面三年以后退潮了,或者说三年以后业绩变脸了,对于真正的这些主要股东,包括我们这些持股的保荐机构,其实是非常有压力的。”
  “我们要投到5%以上,可能要投几千万甚至过亿元的这个金额。这个时候我们是要对它的未来,至少对未来2到3年持续的市值是要负责的,我们也是要24个月甚至36个月才能退出。”该人士说。
  在杨德龙看来,科创板的设立是资本市场的大事,它是为了支持科创企业的发展,培育出未来的科技龙头。在过去的28年时间里,A股市场错失了以BATJ为代表的这些新兴经济的公司,也错失了经济转型所带来的回报。我们设立科创板就是为了弥补缺憾,防止错过未来的BATJ。
  不过,来自久银控股的一位高层认为,现在上市的第一批公司,好像离我们的理想还是有一点远。在科创和资本市场这样一个土壤下,我们是不是真正能够培养出来可以与世界顶级科技公司比肩的公司?在日常工作中,我们发现在那个层面上现在还是有疑问的。
  西部证券北京第一分公司高级经理赖祥龄认为,从科创板目前上市企业的情况来看,企业体量整体还比较小,如一般年收入都在10亿元以下的企业就占了80%。不过企业相对注重研发,比如2018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高于20%的就占了13%。
  注册制初显成效
  科创板注册制的推行也为其他板块推行注册制提供了经验。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提出,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研究完善创业板发行上市、再融资和并购重组制度,创造条件推动注册制改革。
  上交所曾表示,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及时总结相关经验教训,充分发挥科创板改革试验田作用,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深创投集团执行总经理刘纲认为,“科创板推出来之后,上市公司壳的价值就大幅下降。科创板的理念是逐步推动注册制,现在目标中小板和创业板正在紧锣密鼓的研究引进科创板的一些制度。在这种情况之下,原来一个上市公司壳卖几十亿元的这种可能性就非常小了,上市公司普遍面临一个如何去推动它的业务继续增长,有的是需要说转型升级,有的甚至需要所谓的保壳这些挑战。”
  夏华旺则认为,一些企业未来可能会从母公司分拆出来到科创板上市,因为现在很多知名企业旗下都有科技公司,如中国平安、京东、阿里巴巴等。
  注册制在发行价格、发行规模、发行节奏等方面坚持了市场化的导向。“核准制意味着什么?意味着首先我不看你未来,我要看你历史,你是不是合规的,把合规放在第一位,如果注册是看你未来,我要市场有没有人去选择你这个股票,你这个股票价格高不高。”路演天下董事长张永刚认为。
  不过也有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注册制把选择权交给市场,并不意味着投资者没有风险。“在信息充分披露的前提下,让投资者自己对公司价值和风险作出判断,对决策自己负责。这就是让选择权交给市场。注册制下,监管机构不再对企业投资价值负责,因此对投资者判断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整合发行人已披露的信息,充分认识到科创板上市企业背后的风险点,是新审核制度背景下对投资者判断力提出的考验。”赖祥龄认为。
  据上交所披露,目前申报的企业其中,新一代信息技术57家、生物医药34家、高端装备28家、新材料14家、节能环保新能源及其他行业共19家。
  对于科创板开市以来的持续监管,上交所称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发挥科创板的制度优势,二是及时回应投资者关切,三是做好信息披露监管服务。
  科创板参与的首批投资者仍主要是自然人,据上交所披露的数据显示,近四成开通科创板权限的投资者参与首月交易,自然人投资者交易占比89%,专业机构交易占比11%。
  在首批科创公司上市后,“踩线”行为不多。不过上交所也透露,开市一个月以来,共发现8起异常交易行为,包括5起拉抬打压股价类、3起虚假申报类异常交易行为,并及时采取了书面警示的自律监管措施。

  中国经营报    宋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