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业板 > > 正文

16亿违规担保2亿被占用 东方网力与实控人玩啥

发布时间:2019-09-27 来源: 股新网 stocknn.com 浏览次数:

  根据上市公司东方网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东方网力,300367.SZ)公告的说法,如果不是有人起诉东方网力,导致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还不知道被卷入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当中。其中公司涉及的违规担保金额高达16亿元,另有2.25亿元的资金被占用。将公司卷入违规担保和占用公司资金的不是别人,正是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刘光。
  一起诉讼的起诉方为中安百联(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安百联”)。天眼查显示,中安百联的疑似实际控制人为王巍,在公司占股50%。王巍也是上海汐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被外界认为是P2P平台懒财金服的资产端公司。公开报道显示,东方网力曾参与懒财金服C+轮融资,和其他四家上市公司联合投资5亿元。另一起诉讼的起诉方为阿拉山口市鼎玉股权投资有限合伙企业(下称“鼎玉投资”),天眼查显示,其实际控制人郭震曾担任中安百联的法定代表人、懒财金服的董事。
  有自媒体撰文称,刘光以项目开发的名义,东方网力作为担保,通过北京维斯可尔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维斯可尔”)向懒财金服借款一亿多现金,中安百联是资管通道。亦有懒财金服的投资者将东方网力认定为债务方。
  9月26日记者致电东方网力证券事务部工作人员,其并未承认中安百联和懒财金服的关系,“对方公司内部事情我们肯定是不太知情”。其还表示,对公司是否欠懒财金服亿元“不知道”,公告已经对所有事实进行过核实和查证,投资者不应轻信外界传言。目前公司违规担保一事,公司“正在处理”,事件正处于诉讼阶段,尚未开庭也没有仲裁结果。
  担保案背后现P2P身影
  公司官网介绍,东方网力是全球视频监控管理平台的领导厂商。每天有超过千万台的摄像机联网应用保障着城市的安全,东方网力亦成为全球视频联网平台的引领者和视频大数据应用的重要推动者。东方网力为1个部级联网平台、7个省级联网平台、68个地市级联网平台提供服务;视频侦查产品为国内13个省级用户、46个市级用户提供服务。公司图像解析系统应用于“公安部视频图像信息综合应用平台”项目建设。
  东方网力近期公布的半年报显示,相比上年同期,公司营收下降逾3成,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下降超过120%,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降超过116%。据称,业绩下滑主要是受出售子公司影响。
  根据公司公告,近日,北京三中院受理原告中安百联与被告维斯可尔、东方网力、刘光、王君、许迎棋、杨智森民间借贷纠纷一案。
  中安百联请求判令维斯可尔立即偿还借款本金人民币 1 亿元,利息、罚息、罚金等共计人民币约1900万元。中安百联还请求判令东方网力、刘光、王君对上述款项的清偿承担无限连带责任,判令许迎棋、杨智森质押给原告的维斯可尔 100%的股权申请拍卖、变卖,并就该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
  被告人中,维斯可尔是借款方,许迎棋、杨智森是维斯可尔的两位股东;东方网力和刘光则是该笔借款的担保方。
  法院据此裁定,冻结东方网力银行存款合计限额近1.19亿元。裁定期限为 2019 年 8 月 19 日起,冻结银行存款的期限为一年。
  另一起公告披露,近日,北京三中院受理原告鼎玉投资与被告维斯可尔、东方网力、刘光、王君企业借贷纠纷一案。鼎玉投资请求法院依法判令维斯可尔返还借款本金人民币5000万元,罚金近900万元;判令东方网力、刘光、王君对维斯可尔支付的上述借款本金及罚金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据此对东方网力部分银行账户进行了冻结或轮候冻结。
  如上所述,中安百联、鼎玉投资均与懒财金服(杭州懒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及北京懒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有关。懒财金服是国内知名的网贷(P2P)平台。目前包括黑猫投诉、21CN聚投诉等多个投诉平台上,均有懒财金服到期无法兑现的投诉。
  三人玩转16亿元
  东方网力此前经过实际控制人变更,公司控股股东现已由刘光变更为川投信息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川投信产”)。后者实际控制人为四川省国资委。
  公司公告称,近期公司财务人员在办理银行业务时,发现公司的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经过自查核实账户被冻结原因,公司现任董事会察觉到公司此前可能存在未履行审批及披露程序的相关担保事项,立即启动自查程序,并向公司原控股股东刘光、法院等各方进行核实,并在积极向原控股股东及时任董监高问询相关情况的同时,进行严肃自查。
  东方网力自查发现,此前公司确存在相关违规对外担保、资金占用的情形。截至9月20日,核查统计出公司累计存在的违规担保金额共计16亿元(已偿还 2.5亿元,剩余未偿还违规担保总额13.5亿元),存在约2.25亿元的资金占用情形。
  其中包括刘光与上市公司共同为其他债务人担保金额共计9.2亿元(已偿还金额共计2.5亿元,剩余担保本金余额6.7亿元),刘光与上市公司共同为其他债务人的应收账款保理融资提供的担保金额共计3亿元,刘光与上市公司共同承担的回购义务金额共计3.8亿元。
  记者注意到,上述16亿元违规担保,或出于刘光、许迎棋和杨智森三人的操作。
  刘光与上市公司共同为其他债务人担保的,被担保对象包括深圳市前海恩福特投
  资有限公司(下称“恩福特”)、维斯可尔、北京红嘉福科技有限公司和济宁恒德信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资金去向主要是刘光个人股票质押融资补仓,增持上市公司股票,用于维斯可尔自身经营使用,偿还恩福特所欠北京富联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本金及利息,和投资其他公司等。
  恩福特是刘光实际控制的公司,系上市公司关联方。记者通过天眼查发现,维斯可尔股东为许迎棋、杨智森;北京红嘉福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中也有杨智森,许迎棋曾是股东后退出。而北京富联金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亦有杨智森持股,许迎棋也曾身为股东。
  也就是说,上述大部分担保,均发生在刘光、许迎棋和杨智森三人名下的公司之间,资金也始终在三人名下的公司间流转。

  华夏时报    记者  陈锋  吕方锐  北京报道

  股新网登载此文,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文章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如相关内容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联系 758086077(QQ)。